HHHHHYACINTHEEEEE

JOJO/おそ松さん
The Man FromU.N.C.L.E./kingsman
SPN补档中/NYSM/Gramander
Imagine Dragons
摇滚莫扎特
橡皮章
一个没有毅力撸大章/精细章/套图的可怜人:-D
在学法语
铲屎官

© HHHHHYACINTHEEEEE
Powered by LOFTER

【JOJO草莓橘】流年

好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狐狸夭夭的空想城堡:


    灵感来自mizo太太的图。id=45671215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文/狐狸夭夭


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。


    阴暗潮湿的暗巷里,瘦小的男孩像只脏兮兮的流浪猫笨拙地翻找着垃圾桶。那不勒斯傍晚的余晖投射在男孩耸起的脆弱的肩胛骨上,然后他回过头,绷带下唯一完好的眼睛直直对上他,眼神清凉,表情不悲不喜。


    那是潘纳柯特·福葛自暴自弃的人生里普普通通的一天。


    但是有光惊落在了他眼里。




    他走过去,抓住男孩的手。


    我带你去吃东西。他轻声说,低下头,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


    那是最纯粹的岁月,稚嫩的少年们徘徊在意大利背光的罅隙里。港口,码头,暗巷,都留下了他们逡巡的身影。他们在黑暗洗礼中一步一步向前走,跌跌撞撞地慢慢长大。




    纳兰迦偷偷参加波尔波的试炼,加入了布加拉迪小组。


    面对少年猫一样圆睁着的澄澈的眼,布加拉迪很生气,但也只能无奈地接收,带着纳兰迦。


    你不适合当黑手党。他叹着气。无可奈何。




    福葛也觉得纳兰迦不适合当黑手党。


    你看,哪里有这么天真的黑手党。


    黑发少年开心地围着他们转,咋咋呼呼的,表情温顺依赖。


    他总觉得这家伙不适合干黑道上血腥的残忍的活计。


    ——然后这个想法在第一次出任务时,被航空史密斯轰炸得支离破碎。


    同样七零八落的还有敌人被轰得稀巴烂的尸体。


    他看着纳兰迦依旧表情天真,面容稚气……他默默扭过脸。


    ……嗯,虽然布加拉迪总说纳兰迦不适合当黑手党,但当自己一转身就可以看到这家伙傻乎乎的脸,想想还有点小高兴呢……




    才不高兴。


    纳兰迦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他13岁就考上大学的丰功伟绩,从此对福葛的崇拜简直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。


    他抬起头,直直注视着福葛。


    「……可以教我吗?」


    我小学没学好,想好好补习下。
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。


    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着,波光流转。


    ……有点可爱。


    福葛轻轻笑起来,手抚上少年乌黑的发。


    当然可以了。




    ……然后他的地狱开始了。




    「你是笨蛋吗!!!五乘以六教了你这么多次你都会算错……猪都比你聪明吧!」


    「唔……好啦你再看看啦……」


    再看看,再看看……


    「……」他愤怒地掀了桌子,一把叉子捅进那张白痴的脸,「你是在耍我对吧?一道题教了几遍都不懂——死低能儿!!!」


    「……可恶!居然敢看扁我!」纳兰迦也不甘示弱地站起来,拔出餐刀,「福葛!我要宰了你!!!」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一旁的米斯达凉凉地瞥了打得鸡飞狗跳的俩人一眼,淡定地说。


   「 嗯,又开始了。」




    又开始了。


    每天控制不住的暴躁,每天例行的补习,每天暴走的斗殴。




    那时候布加拉迪非常受城里弱势团体欢迎,但内心的善良与组织的理念背道而驰;米斯达每天大大咧咧,纠结着只要不要遇到任何和4相关的事物就好;阿帕基冷眼注视着世间冷暖,不发一语追随着布加拉迪;福葛继续堕落,外表依旧如贵公子般优雅,内心的暴躁却与日俱增;纳兰迦傻乎乎的,只知道跟着大家,天真得要命。


    那时候的他们脆弱而怠惰,顽固而愚蠢,矛盾而怯弱。


    但是那时候有大片大片蓝色等待鉴赏,那不勒斯常去的餐厅里他们可以枯坐一天,晨间微熹的光照在他们身上,他们眼神安静绵软。日子就这么淡漠得繁华。


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只要想起那段纯棉的年月,他就会喉头发紧,几乎哽咽。

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他带来的黑发少年,脑袋不灵光,冲动易怒,天真又没防备心。


    注视着纳兰迦一望见底的清澈双眸,福葛再一次觉得自己引来了个大麻烦,却不知为何总是不能对这麻烦的小子坐视不理。


    何止是不能坐视不理,他简直成了纳兰迦的贴身保姆,私人管家——说出去真是笑死人了。


    最让人无语的是这小子居然还敢在一旁碎碎念着,福葛你明明比我还小一岁,还对我指手画脚的……


    他翻了翻白眼,一巴掌拍上纳兰迦脑门,暴躁地说,闭嘴,死低能儿。




    低能儿,笨蛋,傻瓜,蠢货。


    他在心底不断念叨着,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,怎么会这么笨,怎么能这么笨——


    两位数以上的乘法运算教了多少遍都正确不了,带着友善表情接近他的不一定是朋友,口无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考虑后果,他的能力那么危险却不知道思考经常被别人当枪使,认准一个人就会掏心掏肺地付出——


    他看着跟在布加拉迪身旁转来转去,双眼发亮的纳兰迦,心里有些轻微的,不愿承认的不满。


    ——一开始,明明是自己发现了他,也是自己请纳兰迦吃饭……


    ——可是那个死低能儿最依赖,最信任的人却是布加拉迪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

   那是很久之前的一个宁静的雨天,水沫在空气里揉成潮湿的气味。他们撑着伞并肩走在第勒尼安海湾,听着细小的声音随着雨水沉入泥土,汇入海域,绿茵空朦,世界是模糊的一片。


    黑发少年难得的安静,水光凝固在他墨色的瞳仁里,他专注地注视着前方,又好像放空大脑什么都没想。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黑发少年眼睛亮起来,迈开腿向前跑去。


    他怔怔地呆在原地,不出意料地在前方看到布加拉迪高挑的身影。大雨中遥遥传来纳兰迦开心的声音,他眯着眼注视着黑发少年的背影。雨水顺着纳兰迦的脖颈深入衣领,仿佛一场静默而细致的蚕食。他在原地停顿几秒,然后转身离去。




    当天晚上在码头上找到福葛时,纳兰迦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的,明显找了对方很久。


    而福葛只是冷淡地看着黑发少年努力平静下呼吸,听着他怒气冲冲的斥问。


    「福葛!你白天干嘛不说一声就走了?」


    他目光微动。


    「……我干嘛要告诉你。」


    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
    他想。


    真是奇怪。太奇怪了。


    「……反正你看到布加拉迪就笑得跟个傻子一样,我不在你身边也没差吧。」


    几乎是在说出口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。他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对劲了,这样子,就好像自己在生闷气,在嫉妒一样,简直可笑极了。


    他脸上发烧,过于沉浸在自己懊恼的情绪里几乎错过了纳兰迦的话。


    但那也只是几乎。


    「……不是的」纳兰迦的声音轻轻的,小小的,「福葛你不在我身边,我会很不习惯。」


    乳白色的月光照亮他稚气干净的容颜。他眉尖微蹙的样子带着美好的天真。让人欢喜。让人心疼。


    福葛觉得自己的心咚咚咚地跳得厉害。


    夜风冰凉,他高智商的大脑在瞬间突然有些当机。


    他控制不住自己脱口而出,「——不是有布加拉迪吗?」


    「不一样的……你和布加拉迪,不一样的。」纳兰迦苦恼地皱起脸,显然对他而言,要说明这份不同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,「布加拉迪是要追随的对象,能服从他的领导,让我很幸福……而福葛,福葛……」


    他停顿下来,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描述,「福葛应该是更亲近一点的,更……嗯……反正就是不一样!」


    让纳兰迦比较这个真是太难为他智商了。


    他想着。


    心情不知为何飞扬起来。


    在一旁观察他表情的纳兰迦仿佛也轻轻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接下来他们并肩站在码头上,一个望着浩瀚星空,一个看着海中浮月,夜色顺着海水慢慢地流淌到远方,不知就这样站了多久,像是很长,又似乎很短。




    某年某月某个晚上。


    有惊无险地完成某个任务后的大家都松懈下来。米斯达吵吵嚷嚷着要去喝酒庆祝。他们这个任务完成得漂亮,连一向严肃的布加拉迪都默认了这个提议。


    「可是,我不会喝酒呀。」


    纳兰迦歪了歪头,有点犹豫。


    「很好喝的!你肯定会喜欢的!」


    米斯达笑眯眯地揽上黑发少年窄细的肩,不负责任地说着。


    「你少喝点就好了。」福葛把纳兰迦拉到自己身边,理了理他凌乱的发,「我会看着你的。」


    虽然我自己也没喝过酒。




    最后纳兰迦果然不出所料喝高了。


    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乎一杯倒的黑发少年,脸上黑线都要具现化了。


    「……我可是给他点了几乎没有酒精度的水果酒啊!」米斯达挠挠头,有些无语。


    「我送纳兰迦回去休息吧。」福葛叹了口气,露出个不出所料的表情,然后背起了瘦小的少年。




    喝醉酒的少年安静的趴在他背上。不吵不闹,呼吸平稳。


    带着酒意的灼热呼吸喷在他颈项周围,热气从脖颈处一路上延。他不自在地调整了下姿势,侧过头看到纳兰迦精致无防备的脸。


    睫毛长得要命,脸颊还带着点婴儿肥,鼻尖微翘,双唇被酒意熏染得嫣红一片。


    他沉默地注视了几秒,继续往前走。


    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路的心跳得多快。


    咚咚咚。


    咚咚咚。


    越来越响,越来越响。


    背上好眠的少年会被这心跳声吵醒吗。
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么响。


    为什么会脸上发烧。


    为什么那一刻仿佛拥有了全世界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饶他出生优渥,自小聪明过人,却怎么也参不透那时候的心情。


    他还是年轻,太年轻了。


    上天让怎样的光惊落在他眼里,在最深处开出一朵隐秘的花,可是他们都来不及长大,来不及感受花开瞬间的灿烂芳华。

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如狂风暴雨般让人措手不及。


    随着新人乔鲁诺·乔巴拿的加入,各种意外各种事件蜂拥而至——波尔波的财宝,老板亲自下达的任务,护卫身份敏感的少女,暗杀组接踵而至的追杀……


    以及最后的分道扬镳。




    他们信赖的布加拉迪大声宣布从此叛离组织。


    「我相信自己走在,正确的道路上。」


    布加拉迪的眼神从未如此坚定明亮过。




    但这是不对的。愚蠢的。


    难怪布加拉迪那么吸引着纳兰迦,他们都天真得要命。


    「……你居然会意气用事做出这种疯狂的事,虽然你对我们有恩,但这和跟你一起行动,是两码事。」福葛低声说,紧张的汗水流下来,「你并没有看到现实面……在这世界中,没有人能光靠理想活下去……少了组织,我们都活不了……」


    没有人会跟你上船的。


   他这么想。


    ……但是最后小船带着布加拉迪,乔鲁诺,米斯达,阿帕基,特里休离开了。




    「你们脑袋都坏掉了吗?老板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威尼斯的——!」


    他大声喊着,声音狼狈,不可置信。
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他。大家好像都被布加拉迪的信念所感染。


    都是笨蛋,笨蛋,大笨蛋!


    他们会被孤立,他们会被清剿,他们会一个个死去。


    完全不顾及敌我之间悬殊的实力差,为了一个一两天前才认识的女孩,值得吗?


    ……但是幸好,还有纳兰迦留了下来。


    脑子里刚转过这个念头,他就听到黑发少年喃喃出声,「特里休她……被他所信赖的人背叛了……」


    「是啊!不管老板想对自己女儿干什么,那都是老板经过考虑后才做出决定。」他脱口而出,「不过……那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」


    这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
    完全没有关系。




    他这么想,却错愕地听到纳兰迦念叨着「跟我好像……被父亲和信赖的朋友们抛弃了……」


    然后他的纳兰迦跳进水里,追着布加拉迪他们的小船而去。




    他一个人站在岸边,怔怔地望着纳兰迦义无反顾地登上小船。


    他站了很久。很久。


    我没有错。


    他对自己说。


    但他的心开始抽痛起来,很痛很痛。


    有什么改变了。彻底背叛。


    有什么崩溃了。包括退路。


    他近乎绝望地看到了未来。有些人,有些事,是再也回不来了。




 》》》》




    的确是回不来了。


    布加拉迪,阿帕基,和,纳兰迦。




    乔鲁诺如福葛最初预料的那样非池中物,继承逝去者的意志,干掉老板后一步登天成为热情新的首领。米斯达成为他最忠诚的左右手。


    而福葛,也是在尘埃落定后被昔日的伙伴接受,回归热情,继续效力。


    他有着危险的替身,杰出的智慧,boss的赏识,旧时的情谊,他在热情平步青云,越来越为人敬畏。


    但是他开始每晚每晚做噩梦。

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「你看上去不太妙。」年轻的boss抿了一口茶,开口,眼神关切。


    他疲惫地笑一下,「没事,只是没睡好。」




    他每晚每晚都深陷在一个梦里。


    他不记得是什么梦,只记得梦里有一双猫儿般的眼睛。


    然后每天醒来都喉头梗塞,心脏痉挛,悲伤逆流。




    撞见那件事是个意外。


    他抱着文件,匆匆向乔鲁诺办公室走去。雕花大门微敞,透过门缝他看到他的boss隔着大大的办公桌,探过身亲吻米斯达。


    阳光漏在亲密的两人身上,他能看到乔鲁诺微阖的眼中柔软的爱意。


    他屏息停顿了片刻,轻轻为他们关上门,转身离开。




    他大步向前走。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满地白鸽,惊动了沿途擦肩而过的人们,惊动了他冷硬死寂的心湖。


    那是喜欢。那是爱。


    乔鲁诺对米斯达的心意。


    ……他对纳兰迦的心意。


    黑发的少年,叽叽喳喳的,吵吵嚷嚷的。


    他在他身边打转,像是只随时可以跃起的小鸟。


    他眼神清凉,不抱怨,不仇恨,是他所希冀的全部世界。


  


    他从一个傍晚捡回了他的小少年。


    他是上天惊落在他眼底的光,蛰伏在他身体里终于成为不可分离的一部分。
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喜欢。怎样的爱。


    可他终究是失去了他。




    嘴里尝到咸味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。


    这是长久以来他的第一次哭泣。


    他是在哭自己错失的东西,哭自己来不及的表白,哭自己的怠惰,哭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。 


    懂事之前,情动以后,长不过一天。




    「纳,兰,迦……纳兰迦……纳兰迦……」他蹲下身,低低出声,文件散落一地,指甲陷进手心里。


    有人走到他身边,递出洁白的手帕。


    他抬头,看到乔鲁诺平静的脸。他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侧,如同某种慈悲的缄默。


    「……纳兰迦走得安详。那天阳光灿烂,无数鲜花为他送葬,而且最后他得偿所愿。」


    「他之前一直想回到故乡,想继续上学。」乔鲁诺伸出手,将橘色的头巾放在他手心里,「他也一直思念着你。」


    ——我们是这样脆弱而怠惰。


    ——我们是这样顽固而愚蠢。


    有些人,有些爱,有些光阴片段,是要烙印在身体里,一辈子都经久不息。




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的梦境终于清晰。


    他一直看着的那个少年就站在阳光下对着他开心地笑。


    那一瞬间各种情绪潮水般涌上来。


    他跑过去,紧紧抱住他的小少年,把脸埋入他带着青草气息的头发,努力不让自己哽咽。


    17岁的纳兰迦安静地呆在他的怀抱里。灵动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。


    「我现在年纪已经比你大了,纳兰迦。」


    他轻轻说,低头,在少年额角印下一个吻。


    「以后,我也会一直比你大……」


    他温柔注视着在他怀里猫儿般的少年,扬起一个静默的微笑。


    「有些话,我想告诉你……」


    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……」


    「……我一直对你——」


    清长的风灌入树林,然后落叶缤纷,万籁纷纷四散溃逃,阳光轰鸣着消逝,千万只白鸽腾空而起,世界在苍灰色的阴影里开始模糊起来。


    他紧紧抱着快要成为幻影的黑发少年。


    「我一直,深深地,喜欢着你。」


    ——爱着你。




》》》》


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。


    阴暗潮湿的暗巷里,瘦小的男孩像只脏兮兮的流浪猫笨拙地翻找着垃圾桶。那不勒斯傍晚的余晖投射在男孩耸起的脆弱的肩胛骨上,然后他回过头,绷带下唯一完好的眼睛直直对上他,眼神清凉,表情不悲不喜。


    那是潘纳柯特·福葛自暴自弃的人生里普普通通的一天。


    但是有光惊落在了他眼里。




    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




    —fin—



评论
热度 ( 157 )
TOP